塑料瓶发展简史:从神奇的容器演变成令人讨厌

动画:HANNAH WHITAKER,NATIONAL GEOGRAPHIC

大约同一时间,毕雷矿泉水和依云矿泉水横渡大西洋,掀起了瓶装水热潮。百事公司最终加入了水业务,并于1994年推出了阿夸菲纳瓶装水。可口可乐随后于1999年推出了达沙尼瓶装水。两种品牌都使用再滤的自来水。据《华尔街日报》公布的饮料营销公司数据,1994年至2017年,美国的水销量增长了284%。

每年9月,海洋保护协会都会在100多个国家举办海滩清理活动,塑料瓶和瓶盖分别在塑料垃圾收集榜上位列第三和第四。继塑料购物袋之后,环保人士将塑料瓶作为下一个禁止对象。与欧洲和美国的许多公园、博物馆、大学以及动物园一样,马萨诸塞州的康科德镇和澳大利亚的邦达努镇也已禁止使用塑料瓶。

加州人反废弃物联盟的执行董事Mark Murray说,塑料垃圾的回收不会有太大改善,除非它被赋予更大的价值,并通过产品的追加费用来实现。

百事可乐公司承诺到2025年将所有塑料包装中的可回收成分增加25%。雀巢饮用水公司承诺到2025年实现所有的包装可回收,到2025年将全球瓶子中的可回收成分增加到35%,美国瓶子增加到50%,重点是波兰山泉的瓶子。此外,到2025年,欧洲品牌瓶子的可回收成分将增加到50%。

消费者饮用瓶装饮料已经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了,最初是用玻璃瓶,然后用钢罐,后来又用铝罐。早期的塑料瓶被认为是一种质量较轻的替代品,但这类瓶子会渗透化学物质,无法容纳碳酸饮料。如果瓶子不爆炸,碳酸化作用就会失败。直到20世纪70年代,随着一种名为PET的神奇塑料的出现,之后便改变了整个塑料行业。

摄影:HANNAH WHITAKER,NATIONAL GEOGRAPHIC

在实验室里,号称是可生物降解或可堆肥的塑料瓶经常出现,塑料行业的化学家正在试验“化学回收”,将聚合物恢复成其构成单体,使其能被多次重新制造,最终成为新的塑料瓶。

许多解决方案都无法扩展到足以产生显著差异的程度,而且大多数解决方案(包括生物降解塑料瓶)仍然要求完成瓶子生命周期中最基本、功能最不完善的部分:需要有人把瓶子全部收集起来。

消费者很快就接受了这样一种观念,即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需要触手可及的水。”饮料公司已承诺在生产制造中使用更多回收瓶,这一目标旨在减少新树脂的生产,并通过增加瓶子回收的价值来提高回收数量。杜邦公司的化学家在用聚合物制造纺织品的实验中研发了这种材料。虽然在PET问世之前的几十年里,软饮料消费者就已经很尽责地归还玻璃瓶并收取瓶子退款,但饮料公司长期以来却一直大力提倡回收利用,并强烈反对瓶用押金立法,称退瓶费法案花费了他们太多的钱。在美国,新的PET瓶中只有7%是用回收的塑料制造,容器回收协会的执行董事Susan Collins说。

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教授、《公民可乐:可口可乐资本主义的形成》一书的作者Bart Elmore称,饮料公司应该从自己的历史中汲取经验。数以十亿计的瓶装水销售时对外宣称,瓶装水对头发和皮肤有好处,比软饮料更健康,比自来水更安全。这种瓶子质量轻、安全、便宜,而且可回收利用。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完美的容器,为随后的塑料瓶大暴发做好了准备。1941年,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材料问世。不过,关键在于定价要适当。2016年,全球销售的塑料瓶中只有不到一半被回收。这些自愿性的做法是好的。现代塑料饮料瓶究竟是什么时候改变了全世界的饮酒习惯很难确定。塑料瓶的回收率仍然很低。上世纪80年代末,纽约的超级名模们开始在时装秀上提着一瓶瓶的依云矿泉水作为配饰,这一天无疑预示着未来。只要给瓶子定价,就能把它拿回来。“如果一家公司向我销售用一次性容器包装的水,那么我就必须支付运送一次性容器包装的水的全部费用,其中包括将该容器作为废物回收的费用。1973年,杜邦公司的另一位科学家Nathaniel Wyeth为第一个PET瓶申请了专利。

“我们对这个问题取得了一致的看法,有没有根本不需要包装的方法?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自己携带包装?对于所有的包装,无论是PET瓶还是铝罐,我们怎样才能让它比过去更具可持续性呢?”他说。

截至2016年,即美国瓶装水的销量正式超过软饮料的那一年,全世界已经意识到迅速蔓延的塑料垃圾危机。大量废弃的瓶子堵塞水道,污染海洋,遍布内陆地区,人们迅速响应,对这些现象进行了强烈的反对。突然间,随身携带瓶装水就成了不酷的做法。

最酷的是穿上塑料:设计师用回收水瓶做成的衣服变成了时尚。甚至还出现了一个不断增长的可重复充装的豪华不锈钢容器市场,其中包括一个限量版的瓶子,上面附着了数千颗施华洛世奇水晶,售价近2000美元。

截至2017年,全世界每分钟售出100万瓶瓶装饮料。仅仅一代人的时间,塑料瓶就从便利物发展为人类的诅咒。

在伦敦,减少塑料瓶的措施比比皆是。伦敦市长Sadiq Khan宣布了建造100座新饮水池的计划,用于为可再灌装的瓶子装水。去年春天,伦敦马拉松赛的参赛者在37公里处收到了可食用的海藻袋,里面装着用于解渴的运动饮料。伦敦具有百年历史的百货公司Selfridges已在饮食区停止使用塑料饮料瓶,取而代之的是玻璃瓶、铝罐和加水站。

“现代社会似乎认为,如果我们手头上没有水,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这似乎有些愚蠢。过去似乎没有人死于口渴,”他说。

“塑料瓶的过度使用需要控制,但问题是塑料瓶生命终结时的滥用。问题在于产品回收和鼓励回收的措施,以及监管者和品牌所有者对只使用含有50%(或60%)以上可回收塑料的瓶子的承诺。他们没有做出这样的承诺。”他说。

随着公众更加关注塑料垃圾危机,全世界都充斥着塑料瓶的解决方案。一般来说,解决方案主要分为两类:努力减少塑料瓶的使用以及塑料瓶被扔掉后努力寻找新的方法来处理瓶子。

可口可乐环境政策部的高级主管Ben Jordan说,可口可乐正在重新评估全球的瓶用押金计划,以及全世界的五种主要回收体系,以确定在地方一级如何最大限度地回收塑料垃圾。他指出,可口可乐在墨西哥城的业务几乎回收了100%的PET。

在海洋保护协会的年度海滩清理物榜单中,塑料瓶和瓶盖分别位列塑料垃圾中的第三和第四。

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化学工程学教授Ramani Narayan警告称,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塑料瓶的数量和过度使用上,会错失问题的本质。

“塑料瓶改变了饮料行业,在很多方面也改变了我们的习惯,”加州奥克兰太平洋研究所的联合创始人兼名誉主席、《塑料瓶与销售:瓶装水背后的故事》一书的作者Peter Gleick说。

可口可乐公司承诺,到2030年,公司每销售一瓶可乐,都将回收一个使用过的瓶子或罐子,并在2030年前将塑料瓶中的可回收材料增加到50%。

与其他二战后消费主义兴起时期诞生的塑料制品不同的是,塑料瓶如今遍布全球,正以惊人的速度从便利物变成人类的诅咒。这种转变仅用一代人的时间就完成了。

根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发展中国家仍有22亿人无法获得清洁饮用水,而瓶装水往往是唯一安全的选择。即便如此,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已提前开始行动。今年6月,肯尼亚宣布从2020年6月起,禁止在海滩、国家公园、森林和自然保护区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印度南德里市政公司则禁止在所有城市办公室使用一次性水瓶。

一旦塑料瓶变成垃圾,全球各地的企业家们就会把它们变成打印机墨盒、栅栏柱、屋面瓦、地毯、地板和船等诸多物品。甚至有些房子都是用瓶子建造的。最新的例子是位于新斯科舍省梅泰根河岸边的一栋三层高现代建筑,宣传称该建筑能够抵御5级飓风,实际上才使用了612000个瓶子。

Elizabeth Royte在著作《疯迷瓶装水》中引用了容器回收协会提供的数据,称1960年至1970年间,平均每个美国人每年购买200-250瓶瓶装饮料。她补充说,其中大部分瓶子都是可重新充装瓶。据英国《卫报》2017年发布的欧睿国际全球包装趋势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全球每分钟就有100万瓶瓶装饮料售出。据美国塑料工业协会提供的数据,如今,按照重量计算,塑料瓶约占美国所有塑料容器的7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